徐一叉

我间中饮醉酒,很喜欢自由。

下午三点钟的时候,空气里刚磨好的咖啡豆、正在捣碎的干莓和奶酪的气息;吧台后蒸馏咖啡机的轰轰声,有人从冰桶里舀冰块,橱柜的门被人打开又关上,客人移动了一下椅子,空调在换气,脚步从木地板上走过吱呀作响。就是像这样,需要一个角落,让人感觉好像位于宇宙中心。

评论(2)
热度(63)
  1. 丫错饭徐一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咖啡味的屎徐一叉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徐一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