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一叉

我间中饮醉酒,很喜欢自由。

无论谁死去,我都觉得是我自己的一部分在死亡。因为我也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。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,它为我,也为你。

评论(3)
热度(52)

© 徐一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