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一叉

我间中饮醉酒,很喜欢自由。

少用小布尔乔亚式的温情麻痹我,就让我死于力比多分泌过剩。

评论(4)
热度(119)

© 徐一叉 | Powered by LOFTER